作家專欄吉時快遞

職場作家、企業公關、大學講師三位一體,曾經是年資26年的資深媒體人,做過電視記者、主播、製作人;教過11年大學﹔寫過《求職力》、《說話力》、《先別急著撞牆》、《見風轉舵力》4本書;也四處講授媒體、危機處理、企業公關、會議溝通、說話力等不同課程。 熱愛分享,傳遞正面訊息;喜歡交朋友,聆聽不同的人生故事!

【看人間】修法應謹慎周延 不能頭痛醫頭

發表時間:2017-08-01 點閱:415

立法院日前召開第二次臨時會,原本主要是要審《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》的預算,結果在臨時會登場前兩天,立法院在特定立委的極力要求下,硬是把《礦業法》修正案加入議程,罕見地在臨時會當中召開委員會議初審,而且在行政院版本還來不及送進立法院的情況下,就希望通過這個修正案。

 

經過三天的會議討論,儘管這個案子最後只審到第十七條,其中還有條文被擱置留待朝野協商,沒有能夠在臨時會中闖關成功;但是在整個修法運作的過程中,卻也凸顯了許多問題,值得社會關注。

 

首先,憲法精神賦予立法院召開臨時會的權利,本意是在處理重要且急迫的法案;但是,近年來,臨時會已經有常會化的趨勢,而且「重要與否」或「急迫與否」的認定,已經不再是國家政策需要的判斷,而是媒體報導、民氣可用的延續。

 

以這次《礦業法》的修法為例,當國民黨立委王惠美質疑,「連行政院都還沒有準備好,為什麼不能等行政院版本送進立法院,經過必要程序(例如公告、召開公聽會)後再行修法?真的有那麼著急嗎?」的時候,從民進黨立委林淑芬的回答「齊柏林導演過世前,拍攝的礦山照片,引發民眾對礦業問題的重視,全民都很急,只有妳不急!」就可以發現,所謂的「重要」與「急迫」,已經變成了以「媒體熱度」甚至「網路熱度」作為判斷標準,以致必須插隊緊急修法。

 

至於傳統上修法應該嚴謹、周延的觀念,都被拋之腦後。

 

這樣的修法,除了「快」,除了短暫性的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,配合時事出一口氣外,我們如何能期待任何的修法品質?

 

立法委員肩負立法、修法之責,這是非常神聖的任務,因為法律不是兒戲,它是一部規範、遊戲規則跟行為準則,影響的是相關產業、個人的生死存亡,法修得好,規範得宜,國家得以永續;法修不好,輕則窒礙難行,重則重創國家發展。

 

雖說立法是立委之權,但在五權分立的憲法體制下,行政院審酌大局,兼顧適切性與可行性,提出修法版本,是應然也是必然;假設原本的法令有漏失需要修改,立委想要爭取時間早日完成並沒有錯,但該走的程序也該好好走,該有的意見彙集也不能輕易省略。

 

再以《礦業法》來說,經濟發展、環境保護、原住民權益三個面向都應該顧及,卻也不能偏廢;在這樣的前提下,修法宜謹慎不宜草率,宜中庸不宜極端。

 

《礦業法》只是一個例子,其他所有的法令修正也是完全相同的概念。

 

期許立委諸公,能更平心靜氣看待每一個法律修正案,扮演好為民代議把關的角色,讓國家的立法品質,能愈來愈好,法律條文內容愈來愈周延,且具與時俱進的前瞻性,這才是全民之福。(原載於2017.08.01人間福報)